社会

杀害沁县政协主席,安耀红是谁?

字号+作者:记者 来源: 现代快报 2024-06-11 08:03 评论(创建话题)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人到中年,生命过半,吃过了苦,也尝到了甜,把一切是是非非看淡……”放着舒缓的音乐,吃着火烧、喝着矿'...

“人到中年,生命过半,吃过了苦,也尝到了甜,把一切是是非非看淡……”放着舒缓的音乐,吃着火烧、喝着矿泉水,还给自己配上了视频特效,6月2日,山西沁县居民安耀红在某视频平台发布了这样的一则短视频。aWH品论天涯网

谁也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一天,这个“把一切是是非非看淡”的人,却做出了让所有人震惊的事。据沁县官方通报,6月3日上午7时,山西沁县定昌镇居民安耀红在县政协主席郭建宇居住的小区单元楼下将其杀害。安耀红则于当天19时许被当地警方抓获。aWH品论天涯网

在沁县定昌镇的一些居民看来,安耀红的杀人行为“有些突然”,几乎没有什么征兆。“虽然因为拆迁的事情,让安耀红产生了一些不满,但是完全不至于闹到这个地步。”6月7日,在沁县沁州南路232号附近,与安耀红曾经做过邻居的一名当地居民向记者坦言。aWH品论天涯网

据和其相识的朋友讲述,安耀红虽然有听力障碍,但平时喜欢听歌、刷短视频,心态上还是比较乐观的。这样的一个人为何选择铤而走险、走上犯罪的道路?aWH品论天涯网

“拆迁直接改变了他这个人。”在安耀红的朋友看来,从拆除安耀红居住的房屋的那一刻,安耀红的人生便已“陡转直下”,也让随后的事态向着非常不可控的方向疾驰。aWH品论天涯网

“最后一名员工”aWH品论天涯网

“他应该是1986、1987年,就到了粮食系统工作。之后一直到现在,就没离开那里。”6月7日,安耀红的一名朋友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报料热线:025-96060报料邮箱:[email protected]),安耀红已经在粮食系统工作30余年,2000年左右,当时沁县的粮食系统下属部分企业经营状况出现了一些问题,多数员工选择买断工龄从企业离开,也有些员工则直接下岗,到外地打工。安耀红是一个“另类”。“他因为耳朵的问题,其实心里有一点点自卑,觉得去大城市打工没那个能力,还是想留在沁县,留在粮食系统企业里。”就这样,安耀红成了当时厂里唯一一个留下来的“职工”,但他这个“职工”身份比较特殊,既没有工资,也没有其他奖金,只是守着粮食储备库的破房子。当时,粮食系统的领导还将其调至下属的“沁县富裕饲料加工厂”,安耀红还自称“总经理”,但实际上,他这个“总经理”并没有任何员工。aWH品论天涯网

aWH品论天涯网

接下来的日子该何以为继?据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后来的一段时间,安耀红四处筹措资金,在沁州南路232号“沁县粮食储备库”地块上,陆陆续续建起十几间房屋,里面也添置了部分家具。安耀红不仅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而且还把剩余的房间按照每间70元到上百元的价格出租了出去。这些房屋的租金,就成了安耀红及其妻女的重要生活来源。根据安耀红亲属的说法,安耀红在粮食储备库地块上建房收钱,是因为当时的粮食系统领导无法解决安耀红的日常工资,便将原有厂房交由他任意处置。aWH品论天涯网

突如其来的拆迁aWH品论天涯网

但是到了2022年、2023年,事情发生了变化。沁县人民政府于2022年5月13日和2023年5月4日分别发布《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沁县县城规划区房屋征收与补偿试行办法的通知》和《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的通知》,文件显示,安耀红所在的沁县富裕饲料加工厂厂址,正处于征收范围之内——“沁县粮食储备库、沁县沁雪粮油加工厂及沁县富裕饲料加工厂范围内的房屋。东至南石巷路西,南至饲料加工厂围墙,西至沁州南路路东,北至粮油加工厂北楼后墙”。厂址拆迁,自己的“房子”怎么办?自己在定昌没有购房,以后住哪?这么多年来,修缮改建这些房屋已经砸进去了这么多钱,现在还欠着几十万元外债,又该怎么办?一时间,诸多疑虑甚至焦虑,涌上了安耀红心头。安耀红的一名亲属告诉记者,因为拆迁补偿的事情,安耀红的性格都变得抑郁了许多,和他们聊天的次数也减少了。aWH品论天涯网

aWH品论天涯网

了解到粮食储备库拆迁的具体实施单位是沁县粮食和物资储备中心(以下简称“粮储中心”),正是原沁县粮食局改制后的产物,而以前的粮食局领导仍有部分到了粮储中心上班,安耀红便寻求到粮储中心“讨要”一个说法。aWH品论天涯网

没有结果的争议aWH品论天涯网

安耀红与粮储中心的拆迁争议,是一笔非常复杂的“陈年账”。按照沁县2022年5月13日发布的征收与补偿试行办法,对于拆迁的房屋,采取货币或者房屋置换的方式补偿。其中对于经营性房屋,需要所有权人提供营业执照和房屋产权证等各项证明。依照安耀红亲属的说法,粮储中心负责人让他填写和提交一系列相应材料。在安耀红的这位亲属看来,安耀红在拆迁前期也是依照粮储中心的要求和流程去做的,为此,安耀红陆陆续续整理和提供了包括房屋产权证、房屋造价评估和固定资产维修投资改造鉴定等一系列证明文件,都交给了粮储中心。aWH品论天涯网

然而,疑点在于,当初粮食系统领导和安耀红之间关于粮食储备库地块的使用权属,到底是否作出过约定?有没有正式的手续与合同?合同内容条款是否合法合规?安耀红后续在原厂址上修缮改建的房屋,是否属于沁县人民政府在2022年公布的征收与补偿试行办法中所声称的“经营性房屋”?安耀红又是否具有这些原厂房上修缮改建后的房屋所有权?这些细节与内情,还有待当地政府的进一步调查与公开。aWH品论天涯网

安耀红的亲属则表示,实际上,安耀红和相关部门之间,就具体的拆迁补偿款进行过多轮“较量”:从一开始安耀红声称的自己“经营”的房屋价值百万,到后续因为一拖再拖、无法签订补偿协议,这个价格也一降再降,最后降至了60万元。但这个谈判过程没有得到当地政府部门证实,直到惨剧发生为止,双方到底谈到什么程度,安耀红的亲属也不清楚。aWH品论天涯网

在反复持续的补偿款协商拉锯过程中,由于房屋已被拆除,安耀红无处可住,有时便睡在亲属家,偶尔也在朋友家借宿一晚,也因为这种情况,当时的妻子便和其离了婚,选择带着孩子回到了自己老家。而安耀红则辗转多处,试着到过太原打工、在医院当护工,但是因为听力的原因,最终也没有干多久,又回到沁县定昌镇。aWH品论天涯网

矛盾爆发aWH品论天涯网

由于自己修缮改建老厂房的文件均已交给粮储中心的领导,但“补偿安置”却并未得到解决,安耀红便多次选择到粮储中心“讨要说法”。后来,粮储中心的员工搬到了位于沁阳西街(原沁县师范)的沁县机关集中办公区,而原有的粮储中心办公楼则被锁上了。aWH品论天涯网

aWH品论天涯网

6月6日,时任粮储中心的负责人温建波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可以明确地说,那块地,包括土地上的厂子、房屋都是国有产权,权属很明晰,没有什么异议。”而据安耀红的亲属透露,在拆迁谈判过程中,安耀红与温建波接触比较多。aWH品论天涯网

在了解到沁县政协主席郭建宇负责牵头挂帅粮食储备库地块的拆迁工作后,安耀红便希望能有更大的领导出面帮忙。但没有人想到,最终安耀红却选择了最极端的做法:于是,便有了6月3日一早,安耀红在郭建宇生前居住的小区单元楼下将其杀害的惨剧。aWH品论天涯网

“和小区的邻居们寒暄、聊天什么的,都挺热情的。”一位与郭建宇相识的人告诉记者,在拆迁之前,郭建宇和安耀红之间并无甚交集;即便是拆迁工作开始后,两人也谈不上什么仇怨。“这就是一起悲剧。”aWH品论天涯网

受访的安耀红亲属也告诉记者,他们对郭的离世也感到愧疚和痛心。aWH品论天涯网

现代快报/现代+记者 朱绍岳aWH品论天涯网

本网除标明“PLTYW原创”的文章外,其它文章均为转载或者爬虫(PBot)抓取;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本网站属非谋利性质,旨在传播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历史文献和参考资料。凡刊登的著作文献侵犯了作者、译者或版权持有人权益的,可来信联系本站删除。 本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